<fieldset id='x40xc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x40xc'><strong id='x40xc'></strong><small id='x40xc'></small><button id='x40xc'></button><li id='x40xc'><noscript id='x40xc'><big id='x40xc'></big><dt id='x40x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40xc'><table id='x40xc'><blockquote id='x40xc'><tbody id='x40x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40xc'></u><kbd id='x40xc'><kbd id='x40xc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x40xc'><em id='x40xc'></em><td id='x40xc'><div id='x40x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40xc'><big id='x40xc'><big id='x40xc'></big><legend id='x40x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x40xc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x40xc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x40xc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x40xc'><div id='x40xc'><ins id='x40x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x40xc'><strong id='x40xc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dl id='x40xc'></dl>

            喇叭響瞭,人心亮瞭——黎掌村“變身”記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a在线不卡片

              新華社太原8月8日電 題:喇叭響瞭,人心亮瞭——黎掌村“變身”記

  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陳忠華、王井懷

              黎掌之變,從村口的大喇叭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山西省蒲縣黎掌村黨支部的大喇叭被扔到倉庫好多年。喇叭“啞”瞭,村裡麻將聲、吵架聲、鬧事聲起來瞭,黎掌成瞭遠近聞名的“爛村”。

              3年前,村裡來瞭第一書記,支部的喇叭又響瞭起來。黨員們站出來瞭,“黎掌好人”評選出來瞭,脫貧致富的門路找到瞭……在黨組織的帶動下,“爛村”翻身成瞭“紅旗村”,整村脫貧後,正走在鄉村振興的大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喇叭響起來,黨員站出來

              位於呂梁山南段的黎掌村曾是個富裕村。村子附近有鐵礦、煤礦,村民靠挖礦、跑大車、做生意,日子過得很滋潤。10多年前,小礦陸續被取締,黎掌村閑瞭下來,村裡各種“事兒”多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70歲的村民焦銀全回憶:“以前村裡到處是噼裡啪啦的麻將聲。”1000餘口人的村子,自動麻將桌近20臺,“春耕秋收”比不上“吃杠聽和”;賭博的人不少,有的人一個月輸掉瞭十幾萬元;喝酒鬧事、打架鬥毆、婆媳大戰、夫妻離婚……

              黨員去哪兒瞭?群眾批評:“村支部不開會,辦公室天天鎖著,老百姓都不知道誰是黨員。”

              2015年8月的一天清晨,村民們忽然被嘹亮的歌曲《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》從睡夢中喚醒。群山之間,旋律激昂,久違的大喇叭又響瞭!

              原來,幾天前“80後”郭偉被派到這個軟弱渙散村當第一書記。他從庫房裡扒拉出佈滿灰塵的大喇叭,將它安在村口的老柳樹旁。

              “喇叭響起來,是告訴村民,黨支部在這兒;告訴黨員,組織在這兒!”曬得一臉黝黑的郭偉說。

              黨員站出來瞭。郭偉帶頭重新收拾瞭村“兩委”大院,建成全鎮最大的村級黨員活動中心。“這就是咱黨員的陣地啦!”郭偉擦把汗,笑著說,村幹部每天到辦公室輪流值班,“堅守陣地嘛!”2015年第一次開會時,全村29名黨員隻到瞭9人。現在,每天晚上9點,全村黨員準時集中學習,一人不落。

              45歲的預備黨員焦虎奎很感慨:“以前,村裡衛生全靠錢來搞,不給錢,連自傢門口都不掃。現在,每周一次義務勞動,黨員群眾齊上陣,不用一分錢,村子幹幹凈凈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黎掌好人”評選出來瞭。為瞭扭轉村風民風,2017年、2018年黎掌村評選出瞭兩屆“黎掌好人”。“以前,小商販編瞭個段子‘莫上黎掌坡,偷的比賣的多’。大傢都覺得黎掌沒好人。”郭偉不服氣地說,“我們要挖掘好人好事,弘揚正氣才能壓倒邪氣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樣,一些默默無聞的老實人成名瞭。悉心照顧公婆的被評為“好兒媳”,路見不平的被評為“公道人”……當選的“黎掌好人”在全村人面前戴紅花、領獎狀、上電視。“人們看得起我瞭!”當選首屆“黎掌好人”後,一輩子受冷落的殘疾人席記鎖激動地流下瞭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黨風樹起來,人心聚起來

              黎掌村黨風樹瞭起來,民風也好瞭起來,大大增強瞭黨組織的吸引力。

              58歲的席記鎖在幾個月前鄭重地遞交瞭第二份入黨申請書,“黨實打實地幫咱,咱也得為黨做點事!”

              目前,全村已經有26人向黨組織遞交瞭入黨申請書,有3人被確定為入黨積極分子,2人被發展為預備黨員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,在市裡開麻將館的許雲龍帶著4張自動麻將桌回村。他本想在村裡開傢麻將館,沒想到村裡變瞭模樣。郭偉主動跑來建議他“建大棚”。現在,許雲龍建起瞭6個蘑菇大棚,“一個大棚每年能賺2萬元,比開麻將館強多瞭”,閑置的自動麻將桌已落滿瞭灰塵。

              50多歲的郝俊喜有個80多歲的老母親,前幾年一直纏著村裡鬧,要當貧困戶。看到全村人忙著脫貧致富,又被苦口婆心勸瞭幾回,郝俊喜的想法變瞭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郝俊喜養起瞭黑豬,還用積攢的錢買瞭輛二手車。“咱不去爭貧困戶瞭,要當就當致富能手!”今年3月,被評為“黎掌好人”中的致富帶頭人後,他把證書放到房子最顯眼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以前黎掌村一盤散沙,開個會都得拿煙去請人。現在,在黨支部帶動下,全村凝聚力高漲。2017年,附近山林起火,黎掌村第一時間拉出人馬前去救火,受到四裡八鄉百姓誇贊和政府褒獎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,黎掌村黨支部近30年來首次被縣裡評為“紅旗黨支部”,2017年黎掌村被臨汾市評為市級文明村和市級美麗宜居示范村。

              村民幹起來,鄉村興起來

              “黎掌之變”,給鄉村振興帶來有益啟示。

              蒲縣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劉成旺表示,黎掌村黨支部作為“主心骨”,在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中發揮瞭重要作用。他認為,第一書記、駐村工作隊和村黨支部在精準扶貧中必須身先士卒;村子的發展規劃、村民的糾紛協調、不良風氣的改變等都需要靠黨組織和幹部拿主意;上級政策的貫徹、最新三農精神的宣講、補貼補助的落實等,都要由黨支部來帶、做表率。

              黎掌村的黨建也在不斷創新。郭偉專門創辦瞭手機微信平臺“黎掌匯”,村裡的大事小情都在上面,大大方便瞭村民,也教育影響瞭村民。為瞭看“黎掌匯”,不會打字的老農民興起瞭智能手機熱。61歲的村民席當愛說:“我每天晚上看過‘黎掌匯’後再睡覺,沒有wifi,就自己買流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幸福不會從天降,鄉村振興等不來。在發動幹部的同時,村黨支部努力激發群眾內生動力,提升村民“精氣神”,在村裡形成實幹風尚。過去,村裡有“四大懶漢”,如今沒有一個人閑著,或養豬、養牛,或外出打工,每個人幹勁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曾經“打黑彩(賭博)”輸光錢的姚金成,在實幹風氣影響下,年過半百再創業,貸款種玉米、養豬,去年賺瞭五六萬元,還上瞭貸款。為瞭養豬,老兩口住進廢棄鐵礦車庫改建的窯洞裡,“掙錢不能走邪路,還得踏踏實實幹!”姚金成說。

              黎掌人真正忙起來瞭。村裡建起瞭30個蘑菇大棚,傢庭養豬存欄量達到500多頭,一個1000頭規模的標準化養豬場也即將建成。村民組建的木工隊和運輸隊,也已開赴各地。如今,全村七成以上的農戶有瞭穩定的產業和收入。